行星对撞机

承蒙错爱,我两手空空,就为你写一首诗吧。
wb同名

 

【短篇】衬衫

 

-1-

高三那年初夏,我学着郭敬明的口吻,对程澈说:“如果有一天,我们不在一起了,也要像在一起时那样。”

而他歪着头,轻抚着我的后背,对我说:“方小溪,我想不到有什么理由,能让我们分开。”

 

-2-

 

第一次见到程澈,是我读高一的时候。

他穿着挺括的白衬衫,站在我们班门口,等他的好哥们儿下课,一起去吃午饭。

女同学们眼睛都亮起来,纷纷伸长脖子看他。

一时间,班级里响起蜂鸣般的议论声。而拖堂的英语老师充耳不闻,继续念着黑板上的短句。

 

同桌用手肘碰碰我,压低嗓音说:“小溪,他就是那个数理化永远年级第一的怪物,程澈。”

“他?不是吧,和我想象中的样子完全不一样,连个眼镜都没有。”我躲在堆叠着的课本后面,“切,你看他,冷着个脸,故意装酷。”

“你不觉得他冷冷的样子很帅吗?”同桌傻笑起来,“据他们班的人讲,他基本上一直都是这样。”

“说不定是个中二病。”

“小溪,你该不会是嫉妒人家的年级第一吧?”同桌一副看穿了我的样子,“你也已经很厉害啦!你可是我们班的万年第一名啊,虽然咱们班是全年级最差的那个……”

 

同桌说的没错。

我们班的成绩一直是全年级最差的。

尽管一直在班上保持着第一名,我的成绩放在一班,却只能排在中下部分,年级150名的样子。

 

我说着不屑的话,眼神却再没办法从他身上移开了。

 

“高二要分去重点班,要考年级前一百名吧?”我问同桌。

“你想多了,至少要前八十名。”

“那……”我盯着站在班门口的白色身影,“那我就考进前八十名。”

“你加油,我是没那个可能了。”同桌捂住肚子,“小溪,一会儿一下课,我们就马上冲去食堂,不然肯定排不到清炒虾仁了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我冲她比了个OK的手势,偷偷收拾起课本。

 

谁能想到,其他同学也都是这么想的。

 

老师一宣布下课,我和同桌马上抓起书包飞到教室门口。

谁料其他同学也一起涌过来,不知道是谁踩了我的鞋,我脚下一滑,失去平衡,直直地向前扑去。

“啊!!!”

眼前是一片顺滑的白色。

情急之下,我飞速伸出一只手,抓了上去。

 

“嘶啦——”

我摔在地上,脑袋有点晕晕的。

刚才那个声音,应该就是“四弦一声如裂帛”里面的“裂帛”之声吧。

面对自己突然燃起的学霸之魂,我深深地感动了,几乎要落下泪来。

还好,我手中刚好有一块布,可以用来擦眼泪。

 

等等。

一块布?

不是,怎么四周突然这么安静啊。

 

“你……你没事吧?”声源来自我的上方,虽然说着关心我的话,却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。

我猛地抬起头,倒吸一口凉气,睁大了眼睛。

程澈站在我面前,原本挺括的衬衫只剩下一半,歪斜着挂在他身上。

 

“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!”我连滚带爬地起身,将手中的衬衫碎片塞进他手中,又连滚带爬地拎起书包跑了。

 

由于我们班的同学们全体都愣在原地,那天我还是吃到了清炒虾仁。

但我同桌没有,她站在班门口至少笑了十分钟。

 

 

-3-

 

后来一想到那件事,我就会尴尬地无地自容。

奇怪的是,想要见到程澈的那份心情,却愈发强烈了。

 

感谢新来的那个爱拖堂的英语老师。

几乎每个周二上午的最后一节课,我都能在门口看到程澈等待的身影。

一看到他穿着衬衫,那天的场景就会在我脑海中浮现。

他复杂的表情、颤动的眼神、只剩一半的衬衫,还有碎布下露出的,象征着健康与年轻的肌肉线条。

 

他总爱穿衬衫,有时是纯白的,有时带着好看的格子花纹。

那么多男生都爱穿的格子衬衫,偏偏只穿在他身上才好看。

 

直到高一的最后一个月,程澈的好哥们儿突然因病休学了。

从那之后,我就很少能在校园里遇到他。

期末的分班考试一天天临近。

我夜以继日地努力着、坚持着,期望能有一天,和程澈分到同一个班级。

 

-4-

 

命运是可以通过努力而如人所愿的。

高二开学那天,我和程澈的名字,真的出现在了同一张分班名单上。

 

朝着新教室一路奔去,当我推开门,新同学们已经几乎全员到齐了。

透过嘈杂的人群,我一眼就看到程澈,正坐在第三排的窗边,静静地看着窗外。

他还是老样子,穿着干净清爽的衬衫,但好像瘦了。

 

无论如何,终于又见面了。

我日思夜想的人。

 

“方小溪吗?”班主任站在讲台上问。

“老师好,我是方小溪。”

“很不错,你是七八九三个班里唯一一个考进一班的同学。”班主任冲我微笑,“去吧,你坐第四排最左边。”

 

第四排最左边?

那不就是……程澈的后桌!

心中的小鹿正要开始跳舞,无数个想法突然冒了出来——

弄坏他衬衫的事,他应该已经忘记了吧?

不对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出糗,一辈子都很难忘记才对吧?

那……至少他应该已经忘记我的脸了吧?

嗯,没错。我当时只是快速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一眼而已!能记得住我本人才怪呢!

 

抱着满脑子复杂而纠结的想法,我鼓起勇气走了过去。

 

-5-

 

穿过两个并排的同学,我终于坐到了自己的位置。

前面就是程澈。

该不该打个招呼呢?

我该说些什么啊?

他会认出我吗?

 

当我还在冥思苦想的时候,白净的手肘突然搭上我的课桌,一阵洗衣粉的香气扑面而来。

“你是八班的,我知道。”

我错愕地抬起头,险些和程澈面对面贴在一起。

“啊?”我猛地挺直了背,向后退了几寸,“你你你……你还记得啊!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嗯?听你们班的同学说过,你总是考第一名嘛,很厉害的。”程澈抬了抬眉,“你叫方小溪,对吧?”

“啊,对!”我点点头。

“我帮老师改试卷的时候,有改到过你的。”他轻轻一笑,“你的字很好看。”

“谢……谢谢。”

 

说完,程澈转过身去。

而我立刻低下头,从书包里拽出一本书来,遮住自己的脸。

听他话里的意思,不是因为“衬衫事件”才认出了我,而是因为他的好哥们儿曾经告诉过他,有关我成绩的事,所以他才知道我的?

所以说,他果然已经忘记了那次的事。

 

想到这里,我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

-6-

 

转眼到了午饭时间。

身边的人都有自己的老同学作伴,而我只好一个人走去食堂。

 

站在队伍的末尾,眼看着想吃的清炒虾仁越来越少,我哀嚎着叹了口气。

都怪自己刚刚找不到同伴,情绪低落,在路上耽误太久,才会来晚的。

正当我盘算着没有虾仁的话该吃些什么的时候,后方突然传来一阵骚动,一大群高一的新同学涌了进来。本来井然有序的队伍,瞬间被冲散了。

 

“别挤了!”我双手护在胸前,为自己圈出一小块区域,“后面的别挤了啊!”

“没听见吗,别挤。”

还未等我反应,一只有力的手突然拽住我的胳膊,把我拉了过去。

 

是程澈。

 

“你也太弱了吧,方同学。”他抬起胳膊挡在我背后,手却握成拳头,不去搭我的肩膀,“怎么现在才来?”

和他结伴的同学们起着哄,说程澈这是“英雄救美”。他们怪笑着离开了队伍,说要去尝尝旁边的咖喱饭。

我低着头不说话,脸颊开始发热。

程澈该不会……该不会暗恋我吧?!

那我要怎么办?

我是也喜欢他的吧?

如果他向我表白,我要接受吗?会影响学习吗?我都还没想好到底是选清华还是北大啊!

 

“方同学。”正当我开始脑补一场琼瑶大戏的时候,程澈突然从我背后贴近,轻轻唤我的名字。

“啊?”我转过身去看着他,程澈脸上一副认真的表情,像是要问我问题的样子。

 

该不会要在这里当场告白吧?

万一被老师看到怎么办?

我应该矜持一点先不回答他吗?

 

“这次你站我前面,背对着我,应该不会再失手撕坏我的衣服了吧?”他一本正经地问道。

“……”

 

我不说话,一下子转过身去背对着他。

那一瞬间,我只觉得脸颊突然烧起来,甚至有若隐若现的耳鸣声响起。

怎么会这样?

他怎么还记得那次的事是我干的啊?

完蛋了。

这下我们之间大概没什么可能了。

 

“噗嗤——”程澈的笑声从背后传来。

“喂,不跟你开玩笑了。”他轻轻点了点我的后背,“我完全没有生你的气啊。”

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对不起。”我转过身去看着他。

“OKOK,我接受你的道歉,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。”他止不住嘴角的笑,“只是觉得你挺有趣的,明明当众出糗的人是我,结果你一见到我,表情就开始不自然了。”

“因为真的很尴尬啊……”我嘟囔着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

程澈不停地笑,连眼睛都弯起来。

笑着笑着,我也莫名其妙地跟着一起笑了起来,两个人笑得前仰后合。

凑近他的时候,我总能闻到一股洗衣粉的香气。

 

一闻到,就会令我感到安心的气味。

 

-7-

 

和程澈坐在前后桌的日子很美好。

我们同在一个学习小组,每次课堂上有小组讨论的环节,他就会转过身来,将课本轻轻搭在我的课桌上。

他个子很高,转身的时候,膝盖很容易就碰上我的。

而他总是会抱歉地笑一笑,然后微微向后退去。

 

坐在我旁边的男生是我们班的体育委员。

他是个热心的人,总是大大咧咧地拍着胸脯,告诉我不会做的题目尽管问他。

尽管如此,我还是会趁他去打球的大课间,把我搞不懂的问题拿给程澈,向他请教。

 

“那个……程老师。”我拿红水笔轻戳他的后背,“你有没有空啊?”

“本来是没有空的,不过嘛……”他转过身来,手上已经备好了草稿纸,“老规矩。”

“懂了程老师,一瓶冰可乐。”我说。

“爽快啊方小溪,成交!”

 

视线轻扫过我指出的题目,程澈思索片刻,马上就能条理清晰地讲给我听。

“我做到过这类题,你看这里的条件,其实只要稍微做一个变形,后面的部分是可以直接用公式的。”他的手指又细又长,骨节上泛着一点微红,在草稿纸上写出几个需要的公式,语气轻快地讲起来。

 

“啊?就只是这样?”

“对啊,其实也不是很难的,对吧?”

我轻轻点头,拿起他的草稿纸研究起来:“哎?刚才还是懂的,怎么这会儿我又不懂了。”

 

正说着,英语老师走进教室,程澈转过身去,所有人都安静下来。

上课铃响起来,老师坐在讲台上,陪我们上自习。

我拿着那张草稿纸,左看右看,还是没想明白。

 

“嘭——”

一本笔记突然飞到我桌上来。

程澈伸了个懒腰,回头看了我一眼,又看了看我桌上的笔记本。

我拿起那本笔记,一张纸条从里面掉了出来。

是程澈的字迹。

 

“37页有两道类似的例题,你先研究一下。看不懂的话,下课我再给你讲。”

——程澈他真的好好啊。

这样温暖又乐于助人的学霸,我怎么能不喜欢呢?

 

还没等我把纸条收起来,程澈突然轻咳一声,做了个手势,示意我把纸条翻转过去。

我翻过纸条一看:

“两瓶冰可乐,多谢方姐。”

 

-8-

 

没过多久,我就打算主动出击了。

毕竟程澈是那样一个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完美男孩,再不出手就晚了。

“主要是他学习太好了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更好地提高成绩啊。”

——抱着这样的虚伪想法,我和心中的小鹿很快达成了共识。

 

喜欢一个人,就想让他每天都吃上好吃的。

那段时间,我开始频繁出入学校最繁华的场所,食堂旁边的小卖部。

 

不得不说,暗恋真是一项无尽挥霍的极限运动。

为了掩人耳目,不至于那么明显,我只好每次都买六人份的零食,均分给学习小组里的每一个人。

刚过了一星期,我的零用钱就已经快支撑不住了。

 

周末待在家里,我盘算着要不要把自己珍藏的手办挂上二手网站。

不过,想来想去还是算了。

我决定,下周的零食从牛肉棒、巧克力球以及炸鸡腿,临时改为小浣熊干脆面。

 

-9-

 

周日晚上返校,我推着大大的行李箱,踩着点儿走进了教室。

刚拉开教室的门,所有同学就一齐看向了我,脸上各有各的精彩。

有的人激动,有的人神秘地笑,还有几个女生冲我翻起了白眼。

教室嗡鸣起来,涌动起一股莫名其妙的热浪。

那是属于青春期特有的,懵懂的、压抑的、纯净的,美好又不那么美好的荷尔蒙味道。

 

“吵什么?”班主任出现在我身后。

世界一下子安静了。

“方小溪,又是你!你就是班里的踩点儿大王!”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“就算是自习课也要早点来啊。”

我灰溜溜地绕到后门,把行李箱放好。

 

“方小溪。”班主任的声音又突然响起。

“啊。”放下行李箱,我立刻原地站好。

“赶快把你桌上的零食收拾好。”他推了推眼镜,“下次不要带这么多的零食来班里。”

“啊?”

 

我望向自己的座位,这才发现自己的桌子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零食。

星球杯、养乐多、牛肉干、盒子蛋糕、话梅糖……花花绿绿的,像一座小型的零食山。

不是,这什么情况啊?

 

飞快地坐回座位,我把桌上的零食一点点搬到脚下放好。

虽然班主任就在讲台上坐着,我仍能感受到四面八方投来的好奇目光。

 

“邱老师,我们老师说,让你回办公室一趟。”隔壁班同学来传话。

班主任点点头,对班长交代了几句,拿起水杯离开了教室。

 

“方小溪,你发财了啊?”体育委员躲在课本后面,压低声音说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?这些是谁放这儿的?”我也小声地问道。

“不知道啊,我一到教室就有了。”他指了指那些零食,咧开嘴傻笑起来,“反正你也吃不完,分我点儿。”

“不是,那我也得先搞清楚这到底是谁送的吧?”我说。

 

“是我。”

程澈突然转过身,熟悉的洗衣粉香气扑面而来。

“补给你的。”他脸上带着得意的笑,“下次想请我吃零食,直接拿给我就是了,不用分给其他人。”

 

-10-

 

“今天也是牛肉包和豆浆吗?”伴着早自习下课的铃声,程澈温柔的嗓音在我耳边漂浮着。

“嗯。”我趴在桌上,含糊不清地答应。

话音刚落,带着淡淡洗衣粉香气的校服外套落在我身上。

“那你再睡一会儿。”

“好。”

 

从一阵嘈杂声中苏醒,我抬起头,缓慢地揉着眼睛。

去食堂吃早饭的同学们,大多都已经回来了。

桌上放着两个肉包,旁边是一杯温热的豆浆。我捧起豆浆,将程澈的外套收好,四处寻找他的身影。

我一回头,就看到程澈穿着一件灰白的格子衬衫,正站在教室的最后面,和几个男生玩闹。

而他一直是看向我的。

 

自从上次的零食事件之后,我和程澈就默契地在一起了。

说不清是谁先心动,也说不清为什么心动。

总之,喜欢的人也刚好喜欢着自己,真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情。

 

-11-

 

高二的第一场期末考试要来了。

身处重点班,教室里的紧张气氛越来越浓。

晚饭时间的大课间,几乎没有同学去食堂吃饭了。大家抱着牛奶和面包,一动不动地坚守在各自的座位上刷题。

 

“太难了,我真的搞不懂。”面对练习册上的一道数学大题,我几乎快要哭出来。

“不难的,我不是正在给你讲吗?”程澈不肯放弃,非要教会我。

“要不别讲了吧,高考也不一定就考这个啊。”我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,“程澈,你说这样冷的天,要是能吃上一口热气腾腾的烤红薯,该多爽啊?”

“你先听完行不行,真的不难的。”他不依不饶。

“我不想听了!”一股莫名的委屈冲上心头,“我就是不懂啊!你以为每个人的脑袋都跟你的一样好用么?你老是这样,嘴上说着不难不难,可我就是不懂有什么办法?”

“你别着急行不行!”他大喊。

 

周围的同学们看向这边,我眼眶一热,趴在桌上哭了起来,任由程澈怎么哄都不抬头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渐渐不说话了。

我想抬起头来看看他到底在干什么,可是碍于面子又不敢起来。

这时,体育委员突然兴奋地喊起来:“下雪了!今年的第一场雪!”

 

我猛地抬起头。

前面的座位空空荡荡,程澈不见了。

 

-12-

 

“不知道啊,他刚刚穿上外套就出去了。”体育委员是这么说的。

我走到走廊上,同学们都挤在窗户旁看雪。我沿着走廊一路找过去,根本没有程澈的影子。

 

上课铃响了,同学们纷纷走回教室,准备上晚自习。

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我愣愣地望着窗外。

雪越下越大,像是有人打翻了巨大的碎纸箱。天空完全黑下来,风猛烈地撞击着玻璃,闷响声令人心烦意乱。

 

这样突然的大雪,程澈到底去了哪儿呢?

他是在生我的气吗?

“我要失去他了。”

——那一刻,这样强烈的预感涌动在我心中。

 

整整一节课,他都没有回来。

下课铃一响,我急急忙忙穿好外套,准备出去找他。

冲到教室外,我却迎面撞上他的胸口。

 

“这么冷的天,去干嘛?”他没好气地看着我,发梢上滴着水,不知道是汗还是融化了的雪。

“你去哪了?”我带着哭腔发问。

“教导主任在那儿呢。”他指了指走廊的另一边,“先回教室。”

 

-13-

 

“你到底上哪儿去了?”坐回座位,我急切地问。

“喏。”程澈从怀中掏出一个纸袋递给我,“给你的。”

“什么啊?”我接过纸袋,触碰到他冰冷的手指。打开一看,一只还冒着热气的烤红薯,安静地躺在里面。

 

我捧着那个热腾腾的烤红薯,竟然觉得鼻子酸酸的。

那时候我完全不会想到,很多年后的我,再也不会为冰天雪地一只里脏兮兮的红薯而感动。

而很多年后的我,也再没有尝到过那么好吃的味道。

 

程澈认真地看着我:“下次不会再冲你吼了,对不起。”

我飞快眨着眼,尽量藏住自己莫名其妙的眼泪。我说:“对不起,以后我会努力变聪明一点的。”

他笑出声来:“算啦,一个家里有一个学霸就够了。”

“不行。”我摇头,“我一定会认真研究每一道题目的。”

而他看着我,眼睛里尽是数不清的柔软波光。他说,方小溪,任何难题,我这一辈子,随时都愿意讲给你听。

 

-14-

 

一阵急切的上课铃响起,数学老师脱下外套,走上讲台。

“先停一下。”她搓着通红的手,每说一个字都吐出一团白气,“昨天的模拟卷都拿出来,这节先不上自习了。”

同学们小声抱怨着,一阵阵叹气的声音。

“都做完了吧?”老师丝毫不在意同学们的抱怨,“叹什么气,马上就期末考了,还不抓紧!”

 

“都大声报题号,哪一题需要讲?”

说罢,老师折断一支粉笔,在黑板上记录着。

 

干燥的暖气,加上数学老师忽高忽低的声调,让人昏昏欲睡。

我把课本堆在一起,挡在面前,窝在桌角睡着了。

 

-15-

 

“程澈,最后这题你上来讲吧。”数学老师清了清嗓子,“这题很繁杂,老师嗓子实在不行了。”

“别睡了,方小溪。”体育委员用力戳了戳我,“老师往这边看呢!”

听他这么一说,我顿时恢复了清醒,缓缓地直起背来,尽量让老师不要察觉。

 

程澈走上讲台,接过老师递来的粉笔,利落地在黑板上画出压轴大题的图形。

“那我们先来看这一题的题干中给出的所有条件……”

程澈的睫毛很长,垂下眼睛看试卷的时候,睫毛就扑簌簌地颤动着。他一边念着题目,一边在黑板上写下相对应的条件。

 

“所有的条件都找到了,现在我们先来看第一小题……”

程澈不疾不徐地讲起他的解题思路,每写出一个步骤,就问一句:“这里听懂了吗?”

 

“什么啊,这里明明那么多人说没听懂,程澈干嘛不理啊?”体育委员在一旁抱怨起来。

被他这么一捣乱,我就分了神。于是程澈刚刚讲的两句话,我完全没有听到。

“那这里听懂了吗?”程澈又问道。

“听懂了。”大家齐声回答。

“啊,完蛋了,这下只有我自己没听懂了。”我小声说着。

“那我再讲一遍,听好了。”程澈说。

“啊?不是,这里明明很简单啊。”体育委员又嘟囔起来。

 

随着黑板上的公式越来越多,我很快发现了规律。

原来,程澈的那句“听懂了吗”,只是在问我一个人……

无论大家的反应如何,只要我说还没有听懂,那个步骤他就会再讲一遍。

 

我坐在下面,出神地凝望着他。

虽然这样的行为,根本就是在浪费大家宝贵的学习时间。

可那个时候的我,总觉得自己正被一束明亮的光照射着,温暖得不得了。

 

那是我真真切切体会过的,只属于自己的,最独特的温柔。

 

-16-

 

“就差最后一天了啊,我的高中时代居然就要这么结束了。”

我站在学校楼顶的天台上,站在一堆书中,靠着栏杆往下看。高三的课本和教辅太多,大家都把书堆在天台的雨篷下面,需要就上来取。

四周静悄悄的,对面一楼的高二教室里,一个男生正转过身去,给后面的女同学讲题。

看着他们,就一下子想到了自己和程澈之间,这么多的故事啊。

 

“你干嘛呢方小溪!”

一个身影突然冲过来,紧紧地抱住我。

“啊!谁啊!”我抬起头,撞上程澈慌乱的眼神,“你怎么了?”

“你还问我?你往外探着身子是要干嘛!”程澈几乎要哭出来,“方小溪,你不能因为压力太大就放弃自己宝贵的生命啊,大不了我养你还不行吗?”

“噗——”明白了程澈的想法,我忍不住大笑起来,“什么跟什么啊,我只是上来找书啊,你这个傻子。”

“啊?”程澈松了口气,“我还以为你要跳下去呢……”

“你看。”我把对面楼的两个人指给他看,“像不像我们?”

 

我止不住地笑着,程澈却仍然紧紧抱着我不松开。

他穿着干净的白衬衫,我可以明显到,来自他胸膛内部强烈的心跳。

“我说,你的心跳也太激烈了吧。”我扬起头看他的眼睛,“到底是被我吓得,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啊?”

“当然是被你吓得啊!”程澈答道。

“你骗人!”

“真的!”

 

我们俩打闹起来,笑作一团。

 

“程澈。”

“嗯?”

“高考加油呀。”

“嗯,一起加油。”

  2015 52
评论(52)
热度(2015)
  1. 共95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行星对撞机 | Powered by LOFTER